Vind

一个正在努力的画手








我近乎窒息的爱着你,我想把我的一切都刨出来给你,你的名字,就是我心里的铃铛,稍有动静,就猛然想起,让我成为一个,为爱情颤抖的人。

对头发的处理 

纠结 p1orp2?

我突然又想原谅你了

只是方向不同 

我又何必怪你

无论如何 

感谢你们陪我走过这一程

好喜欢你呀

在上海 买了富士美术馆50周年庆的周边 

一张高清装裱好的睡莲

因为对我来说价格有些昂贵 买的时候纠结了好久 

但还是想把最好的最有意义的东西给他

回来的高铁上 他告诉我 

他不喜欢莫奈

我假装不经意的为莫奈辩解 好像也是在为我的这份爱辩解

他反问我 难道你不觉得莫奈套路吗

他的语气那样的理所当然 好像我的辩解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我随手把精挑细选礼物送给了别人 无足轻重的像是在处理一样废品

这张废品是莫奈的睡莲 是我的爱


我以为我跟他是相似的 

其实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丙烯马克笔初尝试 

哭了 这是什么神仙画材